花 鳥 風 月·6CM

—— 住在岛屿的日子——清迈 I






有一年十二月,我逃离了南方的岛屿,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准备,便匆匆忙忙地北上清迈。

也许是头一次有了可以依靠的对象,也许只是为了一场预谋已久的出逃,顾不上年底的清迈客满的旅店,连接应人的电话也忘了问。只是,下了班以后拿着空空的箱子坐上了去机场的车,起飞前还有人带我去看了海边的落日。现在想来,大概是我目前为止一场说走就走、最潇洒的旅行。

十二月北部的夜晚很冷,睡梦里像是回到了国内的深秋。而过去的烦忧,仿佛夜里落了的雨,突如其来又不见踪迹。

清迈古城四四方方的,五步一庙十步一鬼佬,这里的庙宇和外国人一样多。白日的阳光正好,照在身上暖融融的。学校粉色的外墙,街角黄色的咖啡馆,薄荷色的自行车,泰国的颜色总是有种教人难以忘怀的温暖。沿着横平竖直的马路左弯右转,不知不觉出了薄薄的汗,也想做一回街边果摊上盖着冰块的椰子。

而北方的黄昏来得有些早,挥挥手作别昨日的缺憾和今日的付出。 


原文刊载于“胶片的味道”:

http://letsfilm.org/archives/category/column/ohmylittledreammaker


评论
热度(14)
返回顶部
©花 鳥 風 月·6CM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