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 鳥 風 月·6CM

—— 住在岛屿的日子——普吉 II






旅行似乎总是以雨天结尾,Hat Yai风雨交加,驶入一段树木茂盛的路,连空气都是湿润的墨绿色。离开厦门时在出租车听广播台风登陆;在澳门,因为和上海两地的暴雨,白天的飞机delay直到傍晚才起飞;留在北京的最后一晚,正逢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,一个人在洗了冷水澡还没有电的青旅房间沮丧到不行;台湾清境的山里,遇见清晨成群结队的羊后,又是连绵不绝的雨天。


在许多个突如其来的雨天里,我经常是一个人,偶尔也会胆怯。然而,有一个雨天,我撑着根本遮不住大雨的伞,经过一个个有人躲雨的屋檐。生活仿佛就在绵延不绝的雨天里清晰起来,向着愈来愈有趣的方向悄然展开。


只是偶尔,一个人的雨天,也像歌里唱的那样“下雨天了怎么办/我好想你”,会想念几分。


原文刊载于“胶片的味道”:http://letsfilm.org/archives/category/column/ohmylittledreammaker


评论
热度(18)
返回顶部
©花 鳥 風 月·6CM | Powered by LOFTER